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左小蕾 > 互联网金融要“善管”更要“善用”

互联网金融要“善管”更要“善用”

最近关于“余额宝”的争论很热闹,背后反映的实际是有关互联网金融发展问题的争论。我们认为,“余额宝们”发挥了互联网优势,创新性地解决了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贷款难的问题,对中国经济持续发展具有重大贡献。然而,互联网金融同样具有金融业高风险特点,其风险控制和监管机制建设成当务之急。

挑战传统金融业模式

“余额宝们”的异军突起,确实对传统银行和证券业务经营模式发起了挑战。第一,互联网金融扩大了资本市场活动的参与度。“余额宝们”让很多余钱不多的、无法直接参与证券市场投资活动的群体,能够在小额资金未使用之前获取一些收益,使更多的弱势资金增加了盈利机会。特别是与那些多环节分享投资收益的信托投资和银行理财产品比较,可获取相对高一些的收益率,从而提高了证券投资活动的渗透率。

第二,提升了社会资金资源使用效率。“余额宝们”吸引和集合了很多分散的、不被传统金融机构看在眼里的小额短期资金,从动员和使用社会资金的角度,显然效率更高。

第三,促进传统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经营模式的转变。央行数据显示,2月银行存款大幅下降,而互联网金融的理财资金规模大幅增加,不排除已经产生分流银行存款的可能性。对于在非市场化利率体系下,长期依靠社会存款扩大信贷规模赚取利差收益的银行经营模式,存款的大幅下降无异于触及了银行的“命门”。从银行近期纷纷祭出互联网金融的大旗可以看出,互联网金融活动对传统金融模式的挑战,对于金融服务业服务效率的提升和服务模式的转变,无疑有着非常积极的推动作用。

 

 

互联网金融需规范

在推动金融创新之余,“余额宝们”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非法集资问题。“余额宝”网上集资行为,显然是超过200人的私募活动。根据现有《证券法》规定,这属于非法集资范畴。对于这样明显的违反《证券法》的行为,不能简单地用“支持创新”的说法一语带过。这样是对法律权威性的忽视,而且一旦成为案例,可能成为其他挑战法律活动的借口,不利于互联网金融活动的法治化。如果相关方面公开给一个解释,或者对《证券法》这方面有针对性地修改,可能有利于互联网金融规范运作环境。

互联网金融需要加强程序规范化。《证券法》规定,机构从事证券投资活动和参与哪些证券投资活动都是需要资格批准。货币基金是银行间市场的交易品种,银行间市场对参与主体的要求比股票市场更严格。“余额宝们”委托证券机构参与货币基金投资活动的申报程序需要透明化,否则市场有“先斩后奏”的感觉,也会引起“证券业务”牌照选择性颁发的猜想,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又将受到质疑。互联网金融将来一定会参与更多类型的金融活动,申报程序的公开透明是互联网金融规范运作的基础。

其次,互联网金融需要更有效的一体化风险防范机制。互联网的犯罪活动越来越多,黑客的网络攻击水平也越来越高。金融本来就是高收益高风险行业,特别是近期余额宝类的货币基金相对高的投资收益,与银行间市场的长短期利率倒挂的非正常状态相关,并非余额宝模式本身内在的、其他投资活动不具备的特点和优势所致。而且从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能力和水平来看,余额宝所委托的管理机构具备超过市场机构管理的平均水平而更有优势的概率也不大。所以,“余额宝们”委托的投资机构所面对的市场和投资风险,与其他证券投资机构是一样的。“余额宝们”的证券投资叠加互联网特点后,互联网金融面对的就不是单一的金融风险和单一的互联网风险,而是较各自单一风险更大的“混合风险”。“余额宝们”要本着对投资人负责的基本原则,充分向投资人披露风险,同时提高对利用互联网进行金融诈骗,或者直接入侵互联网金融体系的防范,做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准备。

最后,互联网金融监管需要一体化的机制创新。互联网金融包括对互联网安全的监管,也包括对金融活动合法合规的监管。近期报道的利用信用卡透支、短期投资用银行的钱赚钱的“空手套白狼”行为,从微观上说,可能导致银行间拆借频繁,短期利率走高,带来金融市场秩序的混乱;从宏观上说,可能带来大量虚拟货币的创造而实体经济流动性短缺,置货币政策于两难的困境。因此,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机制要高度一体化,相应的监管部门要制定联合监管的新规则、程序和机制,对互联网金融这一高风险叠加的领域形成疏而不漏的监管制度化、程序化、网络化、信息化。

为实体经济服务

我们更关心的是,互联网金融应向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方向发展,特别是在解决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贷款难的问题上,互联网金融有巨大的优势和发展空间。

比如,“余额宝”是在淘宝网第三方支付体系的消费者支付账户余额基础上推出的,第三方账户链接着网店和消费者。这意味着,阿里巴巴具有巨大的大数据优势。网店基本上是“前店后厂”的模式,一家网店背后一般都是一家小型产品生产提供商。通过网店销售记录以及销售过程中网店与消费者的互动记录,阿里巴巴高度对称了网店背后小微企业各方面的信息,包括信用信息、经营信息、财务状况等付出高成本也未必可获取的信息。这些信息获取困难,也是过去传统银行认为风险太高不愿给小微企业贷款的原因。在国内现行的金融体制和金融结构下,小微企业贷款难更是没有解决的期望。阿里巴巴的“前店后厂”模式已经破解了信息不对称难题。如果阿里巴巴给余额宝账户投资人提供这些小企业的信息,让投资和融资方信息充分对称而做出符合彼此利益的决策,将开启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的大门。互联网金融的主力军阿里巴巴、腾讯们如果能布局中小企业贷款难的战略高地,互联网金融将开启新的历史。如果互联网金融仅停留在“余额宝”的水平上,并没有太大进一步发展意义和优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