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左小蕾 > 现在P2P投资人像赌徒

现在P2P投资人像赌徒

在中国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小蕾看来,新常态下,要把注意力从房地产转移到其他成长型行业。时下火热的P2P不一定会成为中小企业发展的得力助手,P2P平台信息不对称等问题也亟待监管。

房价接着涨将是灾难

新京报:近期全国多地推出放松限贷政策,而北上广深目前都未放开限购。若限购和限贷同时放开,北京楼市会回暖?房价会上升吗?

左小蕾:无论限贷、限购、又放松,都是短期过渡政策,不会有实质性改变。房价不会天天涨、股市不会天天涨。我们现在的投资思维非常畸形,对楼市不能简单说yes or no,直接对价格去博弈毫无意义。过去畸形发展,把居住为主变为投机为主,这个市场就不是亚当·斯密说的简单的商品市场,大量的投机需求拉高了房价。

暂时稳一稳价格可以,不让它掉太快,但如果要抬上去就是灾难。楼市绑架了GDP。

新京报:北京该放松限购、限贷吗?有分析认为,放松限贷无异于鼓励通过信贷杠杆炒房。

左小蕾:不管放还是不放,都不是为了解决刚需的问题。农民工、大学毕业生是刚需,这些人买不起房,而放松限购、限贷之后,很多人买的都是第三四套房子。

银行以自己利益为主。银行限贷是因为盲目贷款过多;放松限贷是想要扩大贷款规模增加收益。

新京报:有观点认为,对北上广这样的特大城市而言,放开限贷可能终止去泡沫化进程,你同意吗?

左小蕾:放开限贷是在救政府,更重要的是救银行。若房地产崩盘,贷款买房的人都把房抵押给银行,银行卖不出那么多钱,就会造成坏账,最后引发金融危机。我们常说不能挑战系统风险,为了整个经济的稳定,银行因此挟持,只顾赚前期的钱,反正以后有坏账,政府也一定会救。

新京报:那政策如何制定合适?

左小蕾:就是回归正常。政府不想让楼市价格降得太快,但有些规律性的东西不是人为的。如果房价接着涨,反而是灾难,那所有钱又要去买房子,地方政府又要去卖地。政府不要把太多资源和增长重点放在房地产市场上。现在政策出台了,稳定到什么程度,由市场决定。我们该把更多资源放到可持续产业和新增长点上。

P2P最大的问题是信息不对称

新京报:P2P市场现在很活跃,你如何看P2P?

左小蕾:我看到网上有项目,几分钟就筹到几千万。现在的P2P很乱,最大的问题是信息不对称。信贷风险很高,而现在信息不透明,投资人不知道借款人拿钱去做什么项目、如何还钱,这就发生很多问题,卷款逃跑的很多,要告状都没有途径和依据。中国人对P2P很热衷,而在国外,P2P远没有这么热。

新京报:造成国内外冰火两重天的原因是什么?

左小蕾:中国人就是要赚快钱,不想通过做实体一步一步积累,这是金融市场非常大的问题。如果大家都想赚快钱,就会有实体经济空心化的问题,这和此前房地产过热有关。高收益一定有高风险,中国没有经历过金融危机,还太缺乏风险意识。

新京报:也有人说,P2P这种新融资方式会为中小企业提供更多支持。

左小蕾:完全不是这样。我认为这种方式培养不出创新企业,投资人在赚快钱的思维驱动下,就会给公司很大压力,急于套利。国外对于创新、创业企业的支持,主要是通过风险投资、天使投资,要对公司主要产品、市场、未来成长空间、管理层战略,进行全面考察。但我们现在的P2P投资人像赌徒一样,只看到高回报,但风险非常大。

不能用短期套利的方法做企业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

左小蕾: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不要再眷恋两位数的增长,一位数的增长将成为常态。过去三十年高增长靠投资、劳动力,现在人口老龄化,拐点出现,优势不再,这是规律,必须接受。

必须有新的比较优势,才能够拉动经济增长。靠房地产拉动,释放过剩产能的老路走不通。

新京报:转型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左小蕾:目前看,宏观经济有好的一面,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第三产业占比首次超过了第二产业,这是一个很好的迹象。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市场、投资、企业上,不要只靠政策获利,尤其要多关注未来有持续成长空间的企业。

新京报:在你看来,什么样的企业有持续成长空间?

左小蕾:我不能信口开河,否则就和炒概念一样。不过有很多好的机会,比如环保、新能源,新业态IT公司。但不能用短期套利的方法去做。

同题问答

互联网企业莫急于上市

Q:如何看待移动互联网的冲击?它是否冲击到了你的行业、公司或生活?

A:其实互联网就是一个虚拟网络。我们在上面加载了很多东西,改变工作方式、生活方式,比如电商,很多人在网上购物。但中国没经历过金融危机,对新业态的理解很疯狂。

2000年纳斯达克股灾,超过一半的公司或直接退市或并购,甚至破产。经历过这个以后,美国的创新、创业企业受到很大教训,在创业初期,远离华尔街。

Facebook,Twitter,都是很多年之后,经过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的检验,做出利润,表现出成长性,才上市。

Q:你对自己所在的行业在2015年的发展有怎样的预测?

A:不确定因素很多。不做预测了。

 

□新京报记者 刘素宏



推荐 10